小霸王老板上市公司被清盘:大面积拖欠商户货
栏目:高端外围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22 10:39

  “国民游戏机”小霸王如今难见踪影,渐成童年回忆,而其背后“金主”、中山“土豪”、 益华百货的老板陈健仁如今也陷入资金链危机。

  据多位益华百货员工、入驻商户、政府人员透露,益华百货多家门店出现了大范围拖欠入驻商户货款的情况,而益华百货是上市公司益华控股(00213.HK)体内的百货业务。

  广东益华百货有限公司由益华控股100%控股,该公司是陈健仁家族和上市公司百货业务最主要的持股平台,旗下旗下运营的百货商场包括中山石歧总店、中山古镇店、江门店、清远店、韶关店、阳春店、肇庆店等。

  “我在韶关、中山古镇和江门都开店了,每个地方都欠货款,就我一个商户加起来已经有一百多万。”商户赵娟(化名)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益华百货是统一收银的,然后一般过一个月就把款打给商户,我跟益华合作了十几年,都没出现过问题,现在感觉突然间就不行了。”

  据益华百货商户提供的数据,仅中山和江门两地门店,益华百货所欠货款金额已达上亿元。

  资料显示,从去年12月开始,益华控股曾先后三次被债权人申请清盘。今年9月7日,益华控股公告称,香港高等法院已于8月18日在HCCW393/2019中颁令清盘公司,随后颁令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行。

  益华控股未经审核的2019年业绩公告显示,公司2019年末净资产为-4.26亿元,2017年和2018年均为正值,分别为2.69亿元和1.59亿元。8月1日,益华百货曾在其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扩散!谣言止于智者,切勿以讹传讹!》,表示网络流传的“益华百货申请破产”“一百多个商家已登记追讨拖欠货款”等消息为谣言,并指出,益华百货已到公安机关备案,保留追究传谣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截至9月21日,益华控股仍处于停牌状态,其今年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8月18日收盘报0.101港元/股,总市值仅1.01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足9000万元,为2013年12月上市以来的历史最低位,而其历史最高价则出现在2017年10月4日,当天盘中触及2.180港元/股。

 

  注:位于中山石歧的益华百货总店。

  对于益华控股拖欠商户货款的情况,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与益华控股、益华百货及陈健仁取得联系,并向对方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暂未有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国民游戏机”小霸王曾提出上市计划和“超500亿VR产业新霸主”的目标,但最终未能如愿。有业内人士透露,小霸王项目投资出现问题,亏了两三个亿。

  益华百货资金链危机

  商户、业主和积分卡顾客成“债主”,益华百货门店有的已转手

  “小时候经常去那里玩,当时还没有太多其他百货商场,现在的印象是那里卖中高档的品牌,爸妈那一代比较喜欢去购物的地方,闲逛的人不多,基本上去那里就是为了买东西。”一位中山“90后”滴滴司机对记者说。

  当地人大多对益华百货有不错的印象,很多人听说益华百货欠货款,都有点“惊讶”。

  “益华百货很多场都是赚钱的,至少我在的几个场都是赚钱,但自从出事以后,不少商户撤场了,商场人气不好。我这家店以前一个月能做十几万流水,现在只能做三四万了。”益华百货商户赵娟表示。

  赵娟表示,去年5月,益华百货曾提出“2.0规划”,计划改造升级商场,“这也成为他们拖欠货款的一个说辞,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账越拖越长,从一个月到两三个月,从一个月一次性划,到一个月分几次,一小笔一小笔划,每笔两万的都有。”

 

  “我的情况是,从去年10月到今年6月的都没有给,6月之后,商场扛不住压力,改为由商户自己收款了,觉得他们还欠我们货款,我们也没怎么交租金了。”益华百货江门店商户王歆(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也想商场好,我在这里十几年了,就是对益华百货太有感情了,不然不会这么忍让,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还要给工人工资、进货,有的供应商已经被拖垮了。”

  据了解,虽然被拖欠货款已有大半年时间,但益华百货商户大多是近一个月才开始行动。“过年前要回来了几十万,现在还欠着我们几十万。”某商户对记者表示。

  商户并非益华百货唯一的“债主”,积分卡用户以及商场业主也被“拖进”这场追讨欠款的行动中。

  被欠款的还有积分卡的顾客。据了解,益华百货近几年推出积分卡,顾客可以在商场服务台购买,各家门店均可以通用,“面值最高1000元,如果你一次性买10000元积分卡,用电子支付的话返还你10100元,现金支付的话返还你10200元。”某商户向记者介绍。

 

走访发现,益华百货目前已停止使用积分卡,并在中山石歧总部店设有登记退换地点。

  “积分卡从九月开始退,也不知道目前退了多少。需要顾客银行卡号码、身份证和积分卡,先登记,再安排退款,最快一个月,目前退款优先退石歧总店的,其他分场还没安排退款,但可以登记,尽快过来登记,先登记先退。”现场负责登记退款的员工向记者表示。

  此外,据了解,益华百货已将数家门店的运营转手,有的门店面临退场危机。以江门店一期为例,由于拖欠业主利和集团的租金和电费,门店内部已下达通知,暂时可经营至明年2月,到期后益华百货是否会退场各方均暂无定论。

  利和集团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我们是一期的业主,还没决定到期是否转给其他人。”而在一期旁边的益华百货二期则已变更名称为“定益广场”。定益广场招商人士告诉记者:“商场已经更换运营方,新运营方和益华百货没有任何关系。”

  企查查显示,陈健仁的儿子陈正陶曾是中山市定益广场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定益”)的董事长兼实控人,该公司100%控股江门市定益广场管理有限公司。不过,今年1月初,中山定益已变更股东为李舒宁和岳国泽,陈正陶则退出公司。

  据了解,二期为陈健仁家族物业,其物业方为江门市金汇世纪广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由中山市顺益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顺益实业”)持股90%,陈达仁和陈正陶持后者股权90%和10%,其中,陈达仁为陈健仁的弟弟。

  与江门店类似的还有中山石歧总店。该店分A座和B座,据A座物业人员介绍,A座属陈健仁家族物业,而B座则属于租赁物业。目前,B座的运营方已由益华百货变更为大信集团,而A座运营方也出现了变更,但仍为陈健仁家族物业。

 

  注:中山石歧总店B座服务中心已更换新运营方标识。

  在中山古镇店,益华百货则是直接撤场,该场地的业主方冈东村和华艺集团目前临时接手了商场的运营工作,并已聘请物业公司进场维持商场的基本正常运作。

  在近日举行的一场业主与商户的沟通会上,冈东村村委向现场商户表示:“我们也在向益华追债,目前已经委托了律师去查陈老板家的其他物业,暂时还没有结果。我建议你们起诉他,这样还有一线希望。”其表示,“市商务局已经找陈健仁谈了很多次,希望他用自己的产业兑现欠款,就看市政府有多大力度推动这个问题,所以起诉一定要做。”

  商户质疑货款被挪用

  知情人士透露原因:“投资房地产、小霸王”;小霸王文化成老赖

  经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是益华控股上市以来业绩最好的一年,同时也是小霸王提出上市计划和“超500亿VR产业新霸主”目标的一年。不过,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益华控股出现拖欠业主租金情况。

  “益华百货在中山的商场都是有利润的,为什么会出现亏空?主要是后面的老板(陈健仁),投资到其他地方去了,搞房地产,资金回不来,就把百货的钱移到那边去,把资金一下子抽了。”冈东村村委表示,“还有一个小霸王项目,投资也出现问题,亏了两三个亿。”

  对于冈东村村委的说法,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曾联系益华百货和陈健仁本人,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应。

  商户也质疑益华百货的货款被挪用到其他地方“填窟窿”,对此,中山古镇当地政府相关人士建议商户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具体情况我们还没有掌握,商户可以就此向公安报案,此外,可以通过正常法律途径来追讨欠款,政府可以委派律师指导大家如何走法律程序,还是要越快越好,法院执行有先后。”

  冈东村村委表示:“益华从2016年开始欠我们租金,我们2017年打了一场官司,2018年打了一场,目前,他们欠我们2019年8月到现在的租金。”

  2016年,益华控股实现收益和年度利润分别为5.83亿元和7391万元,其中,年度利润为2014年至2019年间的最高值,而在2017年至2019年间,益华控股开始连续录得亏损,分别为-979万元、-1.15亿元和-5.809亿元。

  从资产净值来看,2016年也是益华控股最好的一年。2014年至2016年,益华控股资产净值持续增长,分别为1.62亿元、2.44亿元和3.03亿元。2017年至2019年,益华控股净资产持续下跌,并于2019年陷入负资产的境地,分别为2.69亿元、1.59亿元和-4.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打造“VR新霸主”的主体公司为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小霸王文化”),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10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冯宝伦,现股东包括中山市威信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威信置业”)、广东益华百货有限公司(下称“广东益华百货”)和陈士国,其分别持股50%、49%和1%,其中,威信置业实控人为益华控股原董事陆汉兴,广东益华百货则由上市公司益华控股100%控制。

  今年1月7日,陈健仁卸任小霸王文化董事长,由冯宝伦接任。企查查显示,小霸王文化自今年3月开始,陆续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至9月9日,共计有29条被执行人记录,执行法院均为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金额合计1824.8万元。

  目前,小霸王文化有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由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于今年6月立案,失信行为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执行依据案号为“(2018)粤2071民初14703号”。

  与此同时,自2019年起,小霸王文化已牵涉多达98起司法案件,其中,涉及多起股权投资款的纠纷。

  以李青青案为例,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9)粤2071民初15689号判决书显示,2017年1月9日,其与小霸王文化签订了持股协议书,并支付投资款15万元,协议书约定,如小霸王文化未能达到上市预期,则小霸王文化将本金加利息退回。

  2018年中,李青青向小霸王文化了解有关上市情况,当时公司负责人方鸿祺称:公司无法运作上市,建议其申请退款。但此后,李青青的退款一直没有得到解决;2019年初,李青青了解到小霸王文化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大量与其类似出资购买小霸王文化股份的单位和个人纷纷上门索要退款,有的则提起了民事诉讼。

  最终,法院判决,解除李青青与小霸王文化签订的持股协议书,同时,小霸王文化需向李青青返还认购款15万元及利息。

  “大概是2017年前后,我们和KONAMI(科乐美)等公司合作,准备做游戏主机和游戏内容平台,这些都很烧钱,当时拉了一个风投,准备借这个项目运作上市,这样可以再集资,把真正的国产游戏主机做起来。”小霸王游戏机业务某中高层员工对记者表示,“后来风投撤了,资金链跟不上,我们自己烧钱就烧了十亿多。”

  益华控股未经审核的2019年业绩公告显示,游戏机、教育软件及虚拟现实业务的亏损较2018年进一步扩大。2018年和2019年,该业务实现收益66万元和46万元,实现毛利为亏损722万元和亏损1.24亿元,与此同时,该部分业务2019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8973万元,2018年并未计提。

  除了百货,陈健仁家族涉足房地产、游戏等业务

  公告显示,益华控股共有八项业务,分别是百货店、超市便利店、电器、家具、顾问服务、物业投资、物业开发和其他,“其他”即销售及生产游戏机控制器、开发教育软件及虚拟现实。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益华百货年度亏损约为5.809亿元,亏损同比增长约404.3%。其中,2018年和2019年,益华百货主业百货店业务实现收益2.08亿元和2.02亿元,实现毛利2.01亿元和7026万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577万元和1.29亿元。

  在主业百货以外的其他业务中,物业投资和物业开发毛利均出现下滑。2018年和2019年,物业投资实现收益2348万元和3805万元,毛利4703万元和亏损2.02亿元;物业开发实现收益3.30亿元和2.34亿元,实现毛利4314万元和2039万元,与此同时,益华百货表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集团主要从事物业开发业务的两家附属公司已向买家交付物业。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益华百货八项业务的资产减值准备总额由前一年的1270万元大幅增长至2.87亿元。

  在上市公司体系外,陈健仁家族同样拥有大量其他产业,其中包括房地产、游戏、早教等。

  广东益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益华集团”),成立于2002年10月29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陈健仁,该公司同样是陈健仁家族的主要持股平台,但其并未在上市公司体内。

  企查查显示,益华集团由中山市顺益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顺益实业”)、陆汉兴、陈正陶和陈达仁分别持股49.6%、28.22%、11.09%和11.09%,而顺益实业则由陈达仁和陈正陶分别持股90%和10%。

  益华集团对外投资共39家企业,其中包括酒店、房地产、物业等公司,如广东逸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江门市逸豪酒店有限公司、中山市永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山市新都酒店有限公司、镇江逸豪置业有限公司、阳江宏高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聊城盛世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

  此外,益华集团还持股数家小霸王品牌旗下的公司,包括中山市小霸王通讯器材有限公司、中山市小霸王智能家电有限公司、中山市小霸王电子竞技游戏有限公司和中山市小霸王智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小霸王智能”)等。

  值得注意的是,小霸王智能是陈健仁家族目前在游戏、早教等电子产品领域的主要运营公司。

  小霸王品牌始建于1987年,彼时益华集团总经理陈健仁请来段永平,接手集团旗下的一家工厂,段永平借着当时任天堂带来的游戏机风口,进军电子游戏机市场,并开创了“小霸王”品牌。到1995年,小霸王的产值已达10亿元。1995年,段永平和团队骨干出走,小霸王开始从游戏机向家电等其他电子产品领域拓展。

 

  注:在小霸王卫厨电器有限公司宣传栏中,仍可见对段永平的介绍

  企查查显示,小霸王智能成立于2018年2月,注册资本100万元,分别由益华集团和张景斌持股51%和49%,陈健仁为公司董事长,张景斌为总经理。该公司并不在上市公司益华控股体内,与当初谋划上市的小霸王文化的处理截然不同。

 

  “公司一个月出几万台游戏机,我们的思路是做家庭娱乐,不能跟索尼他们比,定位不一样,他们更多是高端玩家,而我们认为客厅是家庭的娱乐中心,我们希望老人和小孩能一起玩游戏。”前述小霸王中高层员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