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太惨400万女童被爸妈卖掉
栏目:高端外围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8 10:04

 

“都怪我运气不好,碰上了COVID-19。”15岁的孟加拉女孩Sheuli Das姝丽·达斯,略显绝望地看着记者。

 

3月初,孟加拉确诊了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政府随后在3月23日宣布全国各地进入封城状态,5月30日后再视具体情况进行解封。截至发稿,孟加拉共确诊312996例,死亡4281例,康复出院204887例。

 

就像任何国家一样,经济水平和医疗水平发展较为落后的孟加拉经历了一系列冲击,13%的劳动人口失业,原有的中低阶层人群收入骤减,人口贫困率上升了25.13%。

 

疫情带来的一系列连锁效应,让边远地区的贫困人口生活得更加艰难。失去出门谋生机会的家庭,就算不感染病毒,也可能会活生生被贫困拖死。

 

姝丽的父母,在4月底做出了一个保全家庭和8岁儿子的决定:将15岁的女儿嫁出去,丢掉一张在家吃饭的嘴。她40岁的父亲对UCA新闻的记者说:“我们也不想把她嫁掉,但这都是为了她好,为了我们家好。”

好在哪?疫情前的婚姻市场上,像姝丽这样的女孩,必须娘家出钱办婚礼,至少要花费1770美元(约12000人民币),但在疫情期间,父亲只需要花59美元(约400人民币),就可以让女儿脱离家庭。

 

父亲补充道:“疫情封城后学校关闭了,家附近的小年轻们开始逗弄她。社会开始乱,我们没安全感,况且我们为她找到了适婚的人。”姝丽的老公,今年39岁,是一位有经济收入的当地商人,婚后可以为姝丽一家提供一些经济帮助。

仅在姝丽家的小县城,从3月开始,有报道的童婚数量,超过了40例。孟加拉北部的朗布尔专区,童婚数量上升了11%。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在孟加拉,59%的女孩在18岁前结婚,大约22%在15岁之前。如今遇上疫情,被迫离开学校的年轻女孩,不仅失去接受基本教育的机会,也在不稳定的社会环境中,进一步变为被原生家庭抛弃,被剥削的对象。

而孟加拉旁边的印度,因为人口基数更大,感染病例更多,边远贫困地区受到的冲击更广,情况更加严峻。

之前报姐为大家介绍过,3月下旬印度进入全国封城状态后,大城市的劳务人口想方设法通过爬火车、步行的方式,四散回乡,也间接将病毒传回印度各个地区。目前,印度有超过360万确诊病例(284万康复),65000例死亡,是世界感染人数排在第三的国家。

疫情导致的停产停工,关闭学校,让许多家长为难。一方面,家庭收入骤减,另一方面,印度的很多学校会包下学生的午餐,解决了许多贫困孩子的温饱问题,为家庭省了不少钱。失去一顿餐食对于这些家庭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样的情况,让一些家庭将解决方法瞄准了“卖女儿”的门道上。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9年的数据,全球每三个儿童新娘里,就有一个是印度孩子。全印度2.23亿的童婚新娘里,有1.02亿在15岁之前出嫁。

没有疫情的情况下的数据都如此触目惊心,疫情中的印度女儿,自然而然,面临着更残酷的现实。

6月底,全国封城三个月后,印度的1098儿童救助专线,总共接到了92203个求助电话,其中5584个(35%)跟童婚救助有关。这个热线的工作人员,会在孩子提供信息之后,联系当地社工和警方,前去救援。

新德里的Narayana Sukla在救助专线当接线员,记者采访时接到了一个12岁小女孩,用自己19岁丈夫手机悄悄打来的求助电话:“请快来救我,不然他们会杀了我,妈妈想逼我结婚,但我想学习。”

Narayana和工作人员坐了5个小时的车,赶到女孩所在的克塔克后发现,女孩不仅已经被嫁了出去,还被男方性侵,她当晚被带到政府组建的专门救护所内躲避。12岁小姑娘的遭遇,在过去的五个月里,不断在其他孩子身上重演。

(2006年,印度已经出台了禁止童婚法案,但直到2017年才将性侵新娘有罪化。)

6月时,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一个16岁的女孩打电话求助,称父母因为失业在家,接受了不要嫁妆和婚礼费用的39岁男人的结婚提议,逼迫她嫁给对方。所幸她在求助后被政府工作人员救走,目前待在救助站里。

上个月,一个15岁的北方邦女孩在婚礼前夕被警察闯门救下。此前,她生病的父亲和待业的哥哥为她安排了婚事,男方负担所有婚礼费用,还说会补助她的父亲和哥哥。

事实上,尽管接到了上千通救助电话,救助人员也非常无力。印度东部的奥里萨邦拉,也加达镇的童婚防御部门长官Girija对记者说,自从学校关闭后,她已经在小小的辖区里看到四五起童婚案例。

她说:“我们可以介入阻止一桩婚事,但与此同时,可能有四起童婚在另外的地方悄悄举行,无人知晓。”

父母和“夫家”隐藏起来的童婚新娘,很可能还未明白怎么打电话,就已经被嫁了出去。再加上如今遇上封城后社交隔离的状况,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遗憾的是,疫情期间孟加拉和印度童婚数量大幅增长的情况,并不是独此两家。早在五月,世界经济论坛就有预测,疫情会让全球超过四百万的女性陷入童婚的困境。

非洲的马拉维,疫情期间学校关闭后,未成年女学生结婚的数量明显增多。一方面,无学可上的女孩通过结婚避免骚扰,另一方面,传统上,娘家能在嫁女儿后得到一笔彩礼,缓解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

另一个非洲国家索马里,在联合国督促草拟的性侵定罪法案延迟施行两年后,下议院竟然在八月推出了一个以宗教法案先行定义的新性行为法案,认定如果女孩性发育成熟就可以结婚,试图让童婚直接合法化,引发广泛争议。

印尼,截止6月,宗教法庭已收到24000份未成年婚姻申请,比2012年一整年的申请数高2.5倍。而印尼的最低结婚年龄,女性16岁,男性19岁。

“女孩不是新娘”组织的主管Faith Mwangi-Powell表示:“疫情带来的冲击力,关闭学校这一点对女孩来说最致命。学校保护女孩,提供教育,赋予她们思考未来的力量。”

“失去学校的庇护,她们回到完全依赖家庭的模式里,没有任何选择。被依靠的父母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只能开启生存模式,摆脱女儿,减轻负担。他们可能也不想这样做,但别无选择。”

未成年的女孩不嫁人待在家里,会被骚扰。刚开始接受教育的女孩,被迫离开校园成为家庭的“负担”,被嫌弃地“卖掉”。拨打电话求助的12岁女孩,哭着说被19岁的“丈夫”性侵…

最绝望的或许不是疫情,而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童婚这件事对一个儿童意味着什么,却还是在社会的各个层面上将她们拿捏于手心,并在疫情的“助力”下,变得更加理所当然。

“家里已经掀不开锅,你嫁人,我们就活了。”

本文由高端提供